【张氏】张涵予谈《湄公河行动》中的“瘾”“藏”者
热度 3

【张氏】张涵予谈《湄公河行动》中的“瘾”“藏”者


(文章来源: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)



张涵予:《湄公河行动》中的“瘾”“藏”者

来源:收藏圈



《湄公河行动》电影海报


最近,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硬汉霸屏,荷尔蒙爆棚,瞬间霸占了整个十一档的各大头条。电影一上映就好评如潮,成为人们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。这部拥有国家情怀的电影,开创主旋律电影新模式,表现出共享的价值观,既有自己的主流价值,又能和世界文化融化。这样中国电影才不仅仅是中国的,还能被不同国家地区观众接受。


截止目前为止,这部电影的票房纪录已经突破了十亿大关。就在前两天,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的整个主创人员齐聚一堂共同庆祝这一盛况。其中,演员张涵予、彭于晏纷纷出席现场,为这一成果表示祝贺。

庆祝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票房过十亿


说到张涵予,一部《集结号》成就了谷子地,也成就了张涵予,从此开启了他辉煌的演艺生涯。紧接着,从新版《水浒传》里的宋江到《风声》里的吴大队长,从《鸿门宴》里的张良到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杨子荣,从《老炮儿》里的闷三到《湄公河行动》里的高刚。大器晚成的张涵予在银幕上塑造着一个又一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形象。然而,生活中的张涵予却和古董少小结缘,对收藏情有独钟。用张涵予的话来说,那就是,收藏是一剂让人上瘾的“药”。


01

收藏给了我一种很模糊但很深刻的影响


张涵予从小生活在北京的四合院里。中国最传统的建筑以及人与人之间质朴的关系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,尤其是他的家人。他的家人喜欢去故宫北海这些老地方,家里也珍藏着包括家具、字画和瓷器等等的老物件。张涵予曾说过:“这给了我一种很模糊但是很深刻的影响。”


张涵予


等到张涵予20多岁,开始学画画的时候,艺术的熏陶,自然使他对收藏有了最初的好感和喜爱。但那个时候,他还不懂收藏,也没什么钱,就总去潘家园溜达积累经验。那时候潘家园还只是野地,不像现在这样琳琅满目。为了淘到宝贝,张涵予早市鬼市都去转过。他先从便宜的瓷器和工艺品入手,即便这样,买到假货的几率也很大,但这丝毫未影响张涵予的兴致,他说:“回家当宝贝似的包起来搁在床底下”。那个时候,张涵予还不是演员,当然也没有什么名气。


02

藏品跟我是有缘分的


明清家具收藏,给张涵予带来了很多快乐,他说,“10年前收的东西,到现在一件都没卖过,我觉得它跟我是有缘分的。东西放在那儿,每天欣赏它,给你带来了很大的快乐和享受。晚上睡不着觉,一个人起来点根烟、沏杯茶,看着眼前这些东西,有无限的遐想。”而最让张涵予得意的藏品,是一张高古的罗汉床,三面高围板全是满嵌绞胎瓷板,应是目前已知的实物里面最老的一张床,很有唐宋家具的风范和味道。说起这,他不胜唏嘘,这床差一点就与他失之交臂了。


罗汉床 


这张罗汉床原本是被一个美国人买了去。那个美国人娶了一个中国太太,美国人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睡在一张石头床上。他太太就带他到梁广平那儿,挑中了这张床,交了定金后就回美国了,约好三个月之内给他发货。那年美国发生“9·11”事件,结果买主不幸遇难,这床阴差阳错地又留在中国了。按合同规定可以重新出售,梁广平就把这床从库房搬来摆上,他刚摆在那儿张涵予就进门了。他看到床没走,自然很高兴,当下就决定要买,可一下子又拿不出那么多钱,就先交了5000美金定金。剩下的钱怎么办?张涵予说:“玩命去挣钱,分了好长时间才给完。”之后,北京万乾堂堂主刘传生出版的《大漆家具》和《凿枘工巧》书里,以及2012年在中华世纪坛展览的“中国卧具展”,都曾将这张罗汉床收罗在内。

03

上文玩

清家具收藏时间一长,张涵予似乎又开始不满足了,这次,他“盯”上历代的文房器玩。对于张涵予本人来说,他尤其喜欢灵璧、太湖、英石,每当新收了“宝贝”,都迫不及待地与友人品评一番,有时还会因为某些观点的不同,“争执”一场,甚至年三十晚上也不放过。


龙年除夕,张涵予和王朔、马未都、陈丹青等人在冯小刚导演家聊天,他把刚收的一块带底款的明代英石小山子,拿出来给大家品评,还兴致勃勃地引用了西方人对中国文人赏石的评语:“能量的核心,地球的骨骼。” 没想到,王朔当时就反驳了,认为“能量”是没有核心的,“地球的骨骼”倒还准确。这一疑问,让张涵予对“能量”一词警了心,他解释道:“‘能量’可能包含的是文人的一种情怀,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能量。” 王朔紧跟着说:“那就应该叫‘情怀的核心,地球的骨骼’。” 张涵予当下表示赞同,争论终于“和解”了。

瓷雕山子


在张涵予的文房山石藏品中,他尤为喜欢的有两件,一件是在嘉德拍得的瓷雕山子;一件是在保利拍下的仿元代漆器剔犀的紫檀香盒。值得一提的是紫檀香盒,原是明朝著名画家、文学家和书法家文徵明“停云馆”书斋的雅玩,后传到宫中又经乾隆皇帝把玩许久。在张涵予心里,这个香盒不是多少钱所能涵盖其意义的,其真正的价值与文徵明这个人,他的作品、他的思想、他的经历、他所处的时代相关。所以,张涵予坚持拍了下来。


04

捡漏和打眼

对于玩收藏的人来说,他们津津乐道于捡漏的故事,也期待“奇迹”有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幸运。正如那句话:“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”。


喜欢上收藏以后,张涵予经常会与圈里的朋友交流,听得多了,见得多了,他慢慢悟出来,真正的老东西,有一种气场。这个气场跟新东西是不一样的,它闪烁的光泽,散发出来的味道,给人的感觉,传递出来的气息都不一样。大概六七年前,凭着这些领悟,他捡了个大漏。


有一天早上,张涵予去逛潘家园,在地摊上看到了一个黄花梨的插屏,非常精美,它的气息和味道,在散着的众多瓶瓶罐罐里,是那么“鹤立鸡群”。他紧张急切又强压抑着,与老板交谈起来。老板着急用钱,且认定只是草花梨,只要价两三千,张涵予没还价赶紧买下来。那是非常完美的一个插屏,上好的海南黄花梨,张涵予判断应该是康熙年间的,至今还珍藏在他的家中。


捡漏自然是值得津津乐道的事,而打眼也是在所难免的,从事哪一行业不需要交一点学费呢?张涵予如是说,也从不忌讳与人分享他的打眼经历。


有一次在湖北,经人推荐,张涵予买了一大堆漆器。那人说,错不了,全都是战汉脱水后的漆器,后来张涵予找专家看过,还专门去湖北博物馆了解,被证明不过是高仿罢了。是当地博物馆退休工人的高仿,他们掌握了修复漆器的技巧,用出土的楚国棺木做木胎,做出来的东西就像脱了水的。张涵予说:“买这些东西,我就上了没有文化的当了。你可以先看看书啊,国家脱水一件器物需要好几年的时间,大概费用是五万块,用脱水机一层一层地来做,那么,他才卖你一两万,怎么可能?”事后他总结到,不能光听别人怎么说,自己要有理论知识,要学习,要看书,然后才会心中有数,才不会买到仿制的东西。


05

收藏是一种不可或缺的“情结”

被问及收藏对自己的影响,张涵予说:“那就是痛并快乐着。”他解释道,“痛”,其实所有搞收藏的人都有体会,那就是永远都没有钱,永远都捉襟见肘。有时候看到几件东西买不起,实际上可能卖两件手里的藏品就可以换来了,可张涵予不行,就是舍不得。所以,老在为钱的事情发愁。有时候就去借钱买,有时候不得不忍痛放弃一件东西;有时候买了一件东西,贵了,回来又纠结着,是不是退了;有时候想着,还需要再买吗?有时候遇到一件好东西,几天都睡不着,老想着……


如此纠结的心,直到发现有好东西而又有能力可以买下,将要去买的时候,才前所未有地舒展开来。张涵予说,那是最幸福的时刻,感觉马上就来了精神。

“痛”与“快乐”的极致体验,牵扯着张涵予,也让他更加明白,收藏于自己不是演戏生活之外的“调剂”,而是不可或缺的一种“情结”,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 

张涵予

至于藏品将来的归宿,这些问题张涵予都没有想过。他说,一想快乐顿时就没有了。现在,他只享受其中。养眼养心的同时,还能丰富自己的知识,提高自己的审美。


他还有一个梦想,希望将来条件成熟时,也能够像很多欧洲私人博物馆一样,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博物馆。而眼下,他自谦地表示,还只是学习和积累的过程,但他依然很陶醉,乐此不疲。


的确,收藏是无数种能够触及命运和心灵的方式,你可以去欣赏,可以去想象,可以冷静,可以痴狂,可以逍遥自在,可以感慨沧桑,甚至可以选择去遗忘。同时,收藏还是一种对话,跟自己、跟历史、跟另一个世界的对话。久了,就会觉得这是一种纯粹的修行,没有任何杂念,而自己所拥有的每一件藏品,都是一次对信仰和远方虔诚的祭拜。


而这一切,只为了那些逝去但尚未失去的存在。


(文章来源: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)


相关文章

评论 (0)

上一页 下一页

我要点评

您还未登录,无法发表评论!

最新发布

热门文章